曼省边境换工签"惊魂"16小时,从"遣返"到"获批"

加华移民陪同客户曼省边境申请LMIA工签纪实:两名边境官(俗称移民官)前后审核,从清晨到次日凌晨,从 “Removal Order(遣返令)” 到 “成功拿到工签”,历经16个小时终于获批!

Y女士:大龄,无语言成绩,目前在加国身份状态为Visitor Restoration(审批状态中),学签被拒两次,工签被拒一次。从2017年10月首次入境加拿大,2019年4月底回中国呆到五月底再次返加拿大,三年的时间只在国内呆了两周,其余时间都在加国。

 

这无疑是个复杂特殊案例,经过公司持牌移民顾问团队对Y女士情况的“会诊”,站在专业的角度很快给出了适合她且稳妥的移民方案 - 雇主担保项目。

 

好消息是,Y女士在加华的协助下很快获批了宝贵的曼省雇主LMIA确认信,接下来一步尤为关键:申请工签!


因Y女士个人原因想尽快拿到正式工签,所以顾问建议可以先去边境尝试一下,哪怕是被拒签还有网申的机会。

 

经过近半个月的相关材料准备,上周四,Y女士在加华移民持牌移民顾问的陪同下前往美加边境换工签。
 

直接在口岸申请工签的好处有很多:可以立刻拿到正式版工签(Work Permit),不用像网申那样需要等待很长时间。特别是由于疫情,CIC办公室普遍审批时间延长。

但也有弊端:例如要直接面对移民官,相当于一场面试,含有运气成分,所以结果因人(移民官)而异。特别是对于LMIA工签的申请人,稍微一个表现不好,移民官完全有权利质疑你是否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

言归正传,经过驱车一个小时后,大约在早上10:15到达美加边境。

 

随后在美国入境大厅等待了近半小时后,拿到美国海关的拒绝入境纸,掉头回到加拿大入境停车,于11:00到达加拿大边境局办公室准备交材料。

 

由于疫情,CBSA办公室里并没有人排队,很快就有移民官接待了Y女士,在说明来意后当场就盘问了Y女士出入境历史等问题近半小时,随后移民官让Y女士和顾问坐下等待并开始审核。

 

很快,三个小时就过去了...

 

看过Y女士基本资料后,移民官开始怀疑Y女士在加拿大滞留的根本目的,认为她有非法滞留倾向。

 

下午2:30左右,移民官要求他们到“小黑屋”进行深度询问。

 

在小黑屋中,移民官就Y女士在加拿大的主要目的是访问(Visit)还是居住(Resident)进行了主要询问,由于Y女士英语基础一般,全程由我们持牌移民顾问做翻译。

 

在谈话中,Y女士表示之前留在加拿大是为了照顾当时刚出生的女儿,后期又遇到了疫情所以无法回国。

 

移民官对此无法理解,不明白为什么不立刻带孩子回国。在此情况下,我们顾问主动向移民官介绍了中西文化和思想的差异以及中国国情,移民官也欣然加入到了对话当中。
 

不知不觉在“小黑屋”里呆了两小时,最后时分,移民官却当场开据了A44(1)Inadmissibility Report,这是开据驱逐令的第一步。

 

在报告上,移民官陈述了他的理由,他认为Y女士是想永久居住在加拿大,但是她并没有永居Visa。

 

他告知:接下来将交由第二位移民官再审Y女士的材料,并由第二位移民官来做出最终决定。

根据“加拿大移民难民保护法”的规定,如果第二位移民官同样认为她没有继续呆在加拿大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将最终给她开出驱逐令(Removal Order),需要她在规定的时间内离开加拿大。

 

但如果第二位移民官不认可第一位移民官的理由,他将有权利推翻刚刚开出的A44(1)Inadmissibility Report,再由他做新的审核和最终决定。

 

大约在下午4:40,Y女士和顾问从“小黑屋”出来回到大厅继续等待。

 

“老外”的效率相信在国外生活过的朋友们都感同身受过,没有最慢,只有更慢图片随着天色渐暗,第二位移民官开始审核Y女士的所有资料。

 

在此期间,让人欣慰的是还有两位工作人员出来关心Y女士和顾问是否需要水和食物,或者是其他的帮助。

 

可怕的是,这一等居然等了近六个小时!!

 

整整六个小时,耐心早已被耗光,眼看就要到深夜,顾问询问其他工作人员还需多长时间,被告知还需等待第二位移民官的决定。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抱怨,他们的Supervisor走出来,关心道:除了水,还能提供Frozen Food,可以用微波炉热一热就吃。

 

Y女士的心态也在崩溃边缘,在此期间,顾问不停地安慰着客户并向她解释道:根据之前的询问,第一位移民官没有理由得出该结论,即使万一真的开了驱逐令,我们也还有上诉的机会!

 

晚上十点左右,Y女士被第二次“邀约”小黑屋详谈,顾问同样被允许陪同。

 

第二位移民官简单地问了几个基本问题,例如:你在中国有没有家?你在中国有没有家人?

 

接着移民官说道:我推翻之前那位移民官所做的决定。

 

并且问Y女士:你来在这里(边境)是干什么?

 

Y女士回答:申请工签。

 

移民官接着说:我现在要重新审核你的工签,还需要几个小时。

 

好在这一次在小黑屋没有呆太久时间,大约花了十分钟。Y女士要了一杯热水后,又和顾问一起回到大厅等待。

 

二位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好在Y女士不用担心被遣返的问题了,最差的结果就是工签被拒,接下来能做的也只有继续等待...

 

中途第二位移民官出来过几次,分别问了以下问题:

 

1. Y女士的最高学历就读时间为2018年-2020年,但Y女士2017年就来加拿大,在此期间如何上学?

答:通过网上授课;

 

2. 目前在中国有没有工作?是如何在加拿大工作的?

答:有,但由于是Sales Manager,只负责制定业绩指标等宏观工作;

 

3. 移民官询问为何在Y女士的成绩单复印件上没有发现她的名字;

答:可能是复印机问题漏印,并补交上原件;同时提醒还可以查看毕业证。

 

当时还有个小插曲,Y女士已提供成绩单和毕业证的公证件,但移民官居然并没有找到后者,后经过顾问提醒才发现。

 

递交的材料本来就不多,居然能粗心到没找见,慢就算了还出错,大家可自行体会老外的工作效率

 

很快来到凌晨一点钟,移民官还没有结束的迹象。

 

客户的心态已在崩溃的边缘徘徊,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一天没吃东西,长时间高度紧张,对身体和心理都是巨大的挑战。

 

无奈之下,顾问第二次催促,移民官终于在凌晨一点半左右走了出来!!

 

本来还会询问其他问题,

没想到他直接说道:

我决定批准你的工签申请!

 

说完展开Y女士的护照,

里面夹着一份刚刚印好的正式版工签,

有效期两年!


 

在那一刻,

再多的付出和等待都是值得的!

 

“限期离境” 大翻盘 “成功获批工签”!

 

凌晨两点半,Y女士和顾问走出边境局办公室,虽是寒冷冬夜,但心里却是无比激动的。

 

对于很多人来说工签也许能轻而易举拿到,或又只是一张纸,但对于很多像Y女士这样的客户来说,一张工作许可意味着开启新生活的钥匙。

 

对我们而言,收获了一份战绩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帮助客户在实现加拿大移民梦的路上前进了一大步!送出了一份最好的新年礼物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条)

    分享: